栏目导航

杨振宁与李政道之间有什么矛盾??

发表时间:2019-08-11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在杨振宁的生命中,李政道是一个举足轻重不可回避的人物,从1946年开始,两个人的合作长达16年之久,并因“宇称不守恒理论”同获诺贝尔奖,被后世学者铭记,他俩的合作关系在近代物理科学历史上,相当罕见。然而,从1962年以后,两个人的关系彻底决裂.2002年在杨振宁的直接推动下,在台湾出版了江才健写的《杨振宁传》,书中用大量篇幅叙述了李政道和杨振宁合作和分裂的事情,引起了学术界的很大震惊。

  我和杨振宁的分裂,无疑是中华民族的一个很大的悲剧,但它是事实,无法回避。自1962年与杨振宁合作破裂后,我一直保持沉默。1982年杨振宁在他的英文文集里公开发表了他对这一问题的描述。他对此事的描述和我对事情实际经过的记忆相差太大。于是我不得不在1986年作了书面说明。在今年4月3日前,这是我唯一的一次对事实的公开说明。这一说明是用英文写的,获得了国际学术界的广泛认同。在这之后我继续保持沉默,祈望这件事就此了结,不再纠缠。可是杨振宁却把事情转向了中文读者,借用《杨振宁文集》(1998年出版)等一些中文出版物继续对我攻击。去年,在杨振宁直接推动下,终于又在台湾出版了江才健写的《杨振宁传》,编造了更多不真实的故事。因此,我不得不再一次打破沉默。

  我和杨振宁争论的主要焦点是:在1956年我们合作发表,1957年获得诺贝尔奖的论文中,有关宇称不守恒的思想突破是谁首先提出来的。本来这个问题是无需争论的,可是杨振宁在1982年忽然用英文发表文章,宣称当初这个思想突破是他一个人提出来的,当时我还反对。1986年我在用英文发表的文章里指出杨振宁的说法与事实不合,之后,杨振宁就改用中文不断地继续发表和加强他1982年对我的攻击,完全不顾1956年的事实和经过。

  事实是,1956年,是我首先独立地做出了这个思想突破。接着,立刻就有多位实验物理学家按照我的想法进行了实验和分析,证明了我的想法是可行的,并发表了记载此事的科学论文。在这之后才有我和杨振宁合作写出《弱相互作用中的宇称守恒质疑》的论文和吴健雄等对该论文的实验证实。对于这项事实,当时进行实验予以证实的物理学家后来又发表了回忆文章,对事情发生的时间和经过做了细致、客观的描述。因此,很容易证明在我和杨振宁两人完全不同的说法中哪一个是假的。这种情形是相当惊人的,在科学史上可能也是很少见的。

  我和杨振宁的分歧是中国学术界十分关心的事。现在事情又有了新发展,我觉得有必要让中国国内和海外华人学者及所有关心此事的炎黄子孙能进一步了解李杨合分的真实情况。因此,我才把就此事回答《科学时报》记者杨虚杰女士的全文及当年有关的英文资料的中文翻译,汇集出版,公布于众

  从1955年开始到1962年,杨振宁和李政道一共合写了32篇论文,显现出他们两人的合作是非常成功的,李政道曾经写过,“杨振宁和我的合作,和当时物理的发展十分契合,并且反映了当时的精神。我们的合作紧密而且成果丰硕,是既竞争又和谐。我们共同的工作激发出我们最佳的能力。结果远比我们各自分开来工作的总和要好得多。”

  1956年他们两人合作写了一篇论文,对于物理学家一向深信不疑的宇称不守恒定律,在弱作用中的有效性提出质疑。这篇论文造成了科学概念上的一次革命,也使他们成为头两个得到诺贝尔奖的华人。那一年杨振宁三十五岁,李政道三十一岁。

  许多人喜欢提到的,是当年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院长奥本海默说的,他最喜欢看到的景象,就是杨、李两个人走在普林斯顿的草地之上。

  除了科学合作之外,杨、李两家人也有密切的来往。他们在普林斯顿以及暑假在布鲁克海文都曾经毗邻而居,李政道后来有1952年出生的李中清和1956年出生的李中汉两个儿子,两家孩子也玩在一起,他们还有一张两家大儿子在一起洗澡的照片。

  造成他们两人关系正式破裂的一个重要因素,也许是美国《纽约客》杂志上的一篇文章。

  1962年5月12日,美国《纽约客》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作者伯恩斯坦曾经给杨、李一份校样,让他们先看一看。

  根据李政道在他《论文选集》里那一篇“破坏了的宇称”文章中所写的是,“在我们做了一些小的更正以后,杨振宁说‘有些事情很痛苦’,他要谈一谈。在文章中的几个地方,他希望他的名字在我的前面:1题目里,2诺贝尔奖宣布的时候,3我们领奖的时候。另外,他太太杜致礼的名字也要在秦蕙君的前面,因为杜年长一岁。”

  “第二天他又来跟我说,文章中提到‘李和杨写了……’的时候,必须说明这是根据字母先后顺序的习惯。我告诉他这很可笑。那天晚上他打电话给我说,也许那个说明不必要了,但是文章中都要用‘杨和李写了……’。我无言以对。”

  这一次争论以后,杨和李有一次长谈。杨振宁是这样写的,“1962年4月18日,李政道和我在他的办公室有一次长谈,我们回顾了自1946年以来发生过的事情:我们早期的关系,50年代初期,1956年造就那一篇宇称论文的一些事情,以及后来的发展。我们发现除了少数几点,对所有关键的事件都有着相同的记忆。正如同家庭中冲突的和解一样,这是一个感情获得宣泄的历程,我们都感到一种解脱后的畅快。但是这个和解并没有维持下来,几个月以后,我们就永远分手了。”

  杨振宁对于他很在意伯恩斯坦文章里面排名的问题,并没有否认。但是他说4月18日两人的见面长谈,是一个感情非常激动的场面,杨振宁说不仅是他哭了,李政道也哭了,这是他们友谊的真情流露。

  在4月18日以后,两人还是继续往来,不过情况有一点紧张,两人对彼此的关系非常敏感。6月里,杨、李两人在布鲁克海文实验室访问,共享一间办公室。那个时候正好李政道哥伦比亚大学的同事李德曼、史瓦兹和史坦伯格三人要发表一篇第二类中微子的实验结果论文,这篇论文中间也提到李和杨的工作,于是李政道跑去和他们三人说,在文章中不可以用“李和杨”,必须要用“杨和李”。

  杨振宁当时不知道李政道是如何跟他们三人说的,可是他立刻听到谣言纷纷,说李、六彩开奖结果直播现场杨的不和,是由于杨小气,斤斤计较等等。他大怒之下给李政道写了一封信。

  杨振宁说他是把这封写好的信放在李政道的桌子上,就走出去了,当时李政道正好不在。后来杨振宁再走进来的时候,李政道拿着这封信过来问他,说上面的英文字“Perfidious”(背信弃义)是什幺意思?杨振宁还记得他和李政道讲了其含义以后,回忆起早年他与李政道的关系,心中十分懊悔,所以就把这封信撕掉,丢到废纸篓里。后来李政道还是把这封信从废纸篓里拿出来,他看了以后显然情绪受到很大的冲击。第二天李政道的太太秦蕙君说,昨天李政道回家的时候神情异常,而且夜里睡得很不好,又有他刚来美国那种夜里睡梦中大叫的问题。

  展开全部家长有位是哈佛肯尼迪高级研究员,从那边得到的回答是:当年诺贝尔奖定排序之时,据贡献大小本应该李振道为首,但杨以自身年长为理由要求评委会修改排名先后。这种行为肯定会引发其他人的不满,后来他们实验室的助手们将笔记都整理好作为证据证明了李振道的贡献主要性。此事件暂时平息后,杨又以各种方式极力宣传自己在研究过程中的所谓主要作用,最终使李彻底翻脸。后来杨父亲自登门拜访李道歉。

  至于证据嘛……大家有兴趣可以查查曾经雇用过李和杨的大学分别是什么级别就一目了然了。

  个人对于杨的评价也不多说。李在改革开放初期提出的建议(如今证实是否正确?请大家自己评价下)未被采纳后,也就未有大动作。而杨为何会回来大家都清楚,不仅妻子刚死就老牛啃嫩草,作出的各方面社会评论也不令人满意(学术界相关关系者应该都明白)。

  为了女人而发生矛盾,本来他们以前是很好的朋友!!后来关系越来越疏远了!!!